花山院君隐

沉迷二次元,文笔废兼手残。
写文只想写设定和大纲。
27世界第一可爱!

我爱她!!!

阿风风:

咕了近乎一星期的给叶梓@花山院君隐 的生贺兔耳27!

生日快乐鸭!!!!快点十八岁我们一起开车【?!】叭!!!

是郎明小哥哥qwq!
很早之前就看了的现在才画完……嗯……
两个版本的背景诶嘿嘿xx
后排求扩列qaq!!!

是个超短的片段……

回坑练手……
然而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啥hhhh
————————
云雀恭弥走过过清晨的朝露和花香,午后暖色调的阳光,傍晚的落日与晚霞,终于在午夜遇见了若星辰的那个他。

他人生的前十几年几乎都是守着并盛中度过的,那里总是洋溢着独属于青春的花香——原本大概是樱花……后来不知道换成什么花了,牡丹?还是杜鹃?

他个人还是很喜欢樱花的,奈何某人给他留下的糟糕联想让他一看到樱花就不自觉的带了杀气。
风纪委员会为了照顾广大学生的心理素质问题,选择了砍树。

第二年他就离开了并盛中,远离了他人生中青涩的春天。
夏日的暖阳是橙色的,火焰也是橙色的。
他接住了那个人扔给他的戒指,也接下了那个人对沢田纲吉的承诺。
浮云对他的天空做出了承诺,却不会选择待在他的身旁。
“我不会离开日本,沢田纲吉。”
“那有事我会来找云雀学长的。”
少年的笑容如夏日和风。
他伸出手,点燃戒指上的火焰。
“那时候和我打一场。”
他眼底跃跃欲试的战意和紫色的火焰交映。
“我答应你。”
沢田纲吉也默契的伸出手,点燃大空戒指。
这是他们十七岁夏日定下的契约。

沢田纲吉之后千里迢迢远赴日本——或者说回家探望他的浮云的时候总是会有一场不可避免的架要打。
意大利一旁的事务在reborn和岚守的帮助下还算顺利。
沢田纲吉说这些的时候眼里闪着笑意。
和大家在一起真的挺好。
他说。

云雀恭弥站在沢田纲吉的葬礼上的时候明明是夏天,他却感觉像是在秋末。
冷雨打湿了白玫瑰娇嫩的花瓣。
夏天结束的仓促又猝不及防。

TBC.

白鸟飞过

六道骸曾在那个男人的眼中看到过成群的飞鸟。
它们逐渐的消失,只留下白色的痕迹。
当时的他认为那是光线带来的错觉,又或者是发烧带来的后遗症。

沢田纲吉随手拿起了桌面正中的另一份报告。封面上用黑色的墨水清晰的绘出不同于彭格列的另一个家徽——森然的刀剑交叉在熊熊烈焰中。
“greed。”
首领轻声念出英文的家族名,眼底映出金红色火焰的璀璨光芒。
而窗外乌云压顶。
风雨欲来。
  
1.
在临近正午的天空下,耀眼的光线使得那双深邃黑眸变得不是那么难以捉摸。背景是在亚洲沿海的某个小城市,在湛蓝的天空和成群的飞鸟下,身着漆黑校服、带着风纪委员袖章的青年举起手中银亮的浮萍拐,末端沾了些许血迹。
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充分表达了主人心情的愉悦,照片中的青年带有东方特有的美貌,整张脸精致到不可思议,他舔着唇,笑容透漏出铺天盖地的杀意。

“云雀前辈的眼睛很漂亮。”
沢田纲吉在看到某个倒霉蛋用生命拍下的照片后,转头对六道骸说过这句评价,附带一个促狭的笑意。
六道骸瞥了一眼照片,回以意味不明的诡异笑声。
“……我对那个男人可没什么好感,彭格列。”
当然,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显得他有多么做贼心虚。
站在六道骸身后的库洛姆忍住笑意,和首领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很明显,今天的凤梨依旧口是心非。
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彭格列的天空接手了首领的位置,开始着力于里世界的改革,颁布了对毒品和人体实验的禁令。
有很多家族反对,不过基本都因为战力悬殊而被守护者们暴力镇压。
其中由云守负责的家族极其之多,最终下场极其之惨,具体情况暂且不表。
——停息在并盛的云雀终于开始飞翔,所到之处无不演变为腥风血雨的局面。

沢田纲吉处理完最后一份文件,正好赶上晚饭的时间。估计这会下去大概还能看到餐厅的残骸,首领无奈的叹了口气,放弃了这一想法。他的目光飞快的掠过左手上的大空戒,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从身前的文件堆中抽出一份,随即对年轻的门外顾问说道:
“巴吉尔,叫狱寺君立刻过来一趟。”
巴吉尔领来了银发的守护者,然后便尽可能轻的掩上门,尽管这样也无法阻挡首领和岚守的谈话声。
嗯,要说原因的话很简单。
就是……
岚守吼的太大声了。
  
——狱寺大人还是这么暴躁啊。
巴吉尔在门外默默吐槽。
为了避免影响到大空的计划,怒涛之岚一年中有大半的时间都不在总部。

总感觉……感受到忠犬君深深的怨念了呢……
  
办公室内。
沢田纲吉尽量说服自己忽视狱寺整洁西装上的一丝灰尘,并尽量不去想餐厅的惨状。
他只是将文件递给对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来。
沢田纲吉看着对面同伴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最后狱寺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
“他们怎么敢?!”银发的岚守把文件摔在桌子上低吼。
“问题不是他们敢不敢!现在研究已经完成了,我们要想的只是怎么去处理,他们的意图只是掩盖实验……这是借口,很明显……”沢田纲吉头疼的揉揉眉心,很显然这份报告书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竟然公然挑战彭格列的规则!十代目!请允许我……”
“不行。狱寺。在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我要对计划做一些变动,这件事千万要对别人……特别是对骸保密。”
狱寺看着纲吉眼底深深的疲惫,只能不甘的握拳。
再等等。
啧!明明只差一点了……

六道骸曾经尝试问过沢田纲吉他的计划,首领却只是露出大空专属的微笑什么也没说,只是把他负责的任务交给他。
“你就不怕我公然抗命吗?”
“你先看过任务再说话。”

六道骸看着白纸黑字意大利文的“协助云雀恭弥完成任务”有一瞬间很想把纸糊在对面的脸上。
开什么玩笑,他的任务就是帮着别人掩盖毁尸灭迹的罪证是不是?!
不过他最终还是强撑着狰狞的笑容扬长而去。

云雀恭弥最近一直待在亚洲分部。
亚洲分部的位置嘛……具体来说,就是日本并盛。
不你没有看错,就是那个并盛。
这倒也不是搞错了或者是作者懒不想起地名(咳)。
只是云雀君在闲着没事干扫荡黑手党家族的时候……顺手把分部给炸了,又转头用风纪财团的钱新修了一个。
嗯,只是分部的地址改成了并盛而已。
……而已。
六道骸抽搐着嘴角在旁人惊讶的眼光中迈进了大厦,丝毫不在意大厦顶上的风纪财团标识。
正当围观群众准备为这位勇敢的外地人默哀的时候,一个人影击碎玻璃跳了出来。
那可是二十七层!Σ(°Д°;!

“kufufufu……我可不是为了跟你打架才来的。”
“凤梨,咬杀。”
照片上的黑发青年云雀恭弥毫不在意的说出了恐怖的台词,然后挥拐直击。
六道骸“……”
六道骸只好幻化出惯用的三叉戟迎了上去。
于是就出现了前文那种惊吓到围观群众的场景。

除见面时的对掐之外他们还是相处的比较和谐的。
平常就云雀处理公务,六道骸上街闲逛。
云雀出门打架,六道骸帮忙开幻术毁尸灭迹。
倒也一直相安无事。

伴随着意大利的春季到来的是平静下的硝烟和战火。提出禁毒方案的彭格列在里世界掀起了轩然大波,彭格列的十代首领对此没有做出任何解释,而是直接着手开展了清洗活动。
格雷德家族身为彭格列首当其冲的清洗目标,率先对里世界的帝王掀起了战旗。在西欧、亚洲、北美等地展开了针对彭格列的恐怖袭击,出乎他人的意料,彭格列并没有对此做出太大的反应。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般的家族不是按兵不动就是与格雷迪结盟表明立场。
双方就这样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直到六月。
格雷迪发动了对彭格列的总攻。
  
“是时候攻击了。”克里斯汀.格雷迪信誓旦旦地站在彭格列总部的古堡前对所以同盟家族的首领们说道。
“我们握有彭格列所没有的东西!是时候把病弱的狮子拉下神坛了!”
“谁给你们的自信……说要把彭格列拉下来的。”
隐含怒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约翰转过身,撞上了Xanxus猩红的双眼。
“怎么可能?!你们应该在亚洲……!难道是!”
“xixixi,要不是小鬼boss的命令我们应该还能有个算是美好的假期。”
“me可不那么觉得……有白痴王子在的假期可不能说是美妙。”
“xixi……死青蛙。”
“好痛(棒读),请不要往我头上扔刀子了贝尔前辈。”
“voi——!都给我认真点!不许小看对手!”
“你们的秘密武器都被派往各地去拖住守护者和同盟家族的首领了吧。”
Xanxus向前迈了一步,无视了身后还在吵闹的家庭成员,直接宣判了面前同盟军的死刑。
“犯彭格列者,杀。”

于此同时,沢田纲吉在棋盘上落下最后一个棋子,松了口气。
“checkmate。”
巴利安特有的张扬火焰在古堡外熊熊燃烧,标志着一场战斗的结束。
克里斯汀看着橙黄色的火焰逐渐吞没自己,不知道想起什么露出了疯狂至极的笑容。

至此,意大利主战场,结束。

  
亚洲战场。
云雀从直升机上跳下去,无视了身后下属的焦急呼唤声,看着在一群敌人包围中的六道骸。
对方的样子很狼狈,头上一直耀武扬威的凤梨叶子也变得软趴趴的。云雀清了一波小怪之后就毫不留情的开口喊道。
“找死可以,但别在我面前。”

“……kufu,用不着你管。”
“哇哦,快死了还要逞强,咬杀。”
“kufufufufu……”
六道骸支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反手敲死一个从身后接近的人。
云雀恭弥背对着他,面对着浩浩荡荡的敌人。
六道骸突然脑子一抽,就对云雀告白了。
“喂,云雀恭弥,我喜欢你。”
被告白的对象云雀君冷静的回答道:
“你脑子烧糊涂了吧,凤梨。”

“我认真的。”
“哼。”
“……你的回答?”
“活着回去,我告诉你。”
等到救援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六道骸直接靠在云雀身上,眯起眼睛看着天空笑了笑。
“……。”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六道骸坐在幻觉中的草地上,轻声笑了出来。
“——我也是。”

六道骸在云雀恭弥的眼睛里看见了白色的飞鸟,那只鸟越过山和水,最终停在了他的肩头。
这一次他终于肯定那并不是什么幻觉。

——————
重度ooc,我都不敢打tag
@澜槭湫|燐鵼 生贺……特别渣。
明年我会努力的……(捂脸逃)

记梗x

一个小脑洞,可能是设定之类的x
记得有张图就是HP+家教的emmmm。

HPparo
沢田纲吉在指环战之后收到一封猫头鹰送来的信。
然后reborn和他解释彭格列其实也是巫师家族。
沢田:???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早说?!
因为觉得这个设定不重要就一直没说的r。

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在自家爷爷(?)的怂恿下去了英国,在那之前补了一暑假英语。
纲吉:我英语不好啊QAQ!
Giotto:没事可以补的。
reborn:哼,给我拼死的去学吧蠢纲。
纲吉:等、等一下reborn,不要拔枪啊啊啊啊!我学!!!我学还不行吗?!

结果分院分在斯莱特林。
r:我就知道这样。(彭格列历代首领都在斯莱特林)
纲吉:我更想去格兰芬多QAQ。

后期可能有炎真白兰出场,毕竟三强争霸赛嘛……
emmmmm。

【手动再见。】

存档2018.2.27

新年 沢田纲吉的一天

6:00

沢田纲吉在熟悉的沢田宅醒来。
满足的抱着被子准备再睡一觉。
突然收到巴吉尔的通讯。
头疼的开始工作。

7:30

解决意大利那边的公务,下楼洗漱。
发现奈奈妈妈和沢田家光出去旅行。
自己从冰箱找食材做早饭。

8:00

和京子小春约好去参加并盛的同学聚会,在去学校路上遇到狱寺和山本。
郑重其事的要求狱寺不要在公共场合称呼自己‘十代目’被驳回。
在学校门口和京子小春了平汇合。

8:30

到达学校,发现云雀果然在天台上睡觉。
在讨论谁去叫醒他的时候意外吵醒了云雀差点被咬杀。
校门口看见迪诺先生,说是来度假的。

9:20

来到预定的酒店,发现两只装成侍者的凤梨
叮嘱不许对普通人用戒指。
看到同学大多数都到了。
见到炎真(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开心。
被别人取笑还没追到京子,刚想解释就被误会已经和别人结婚了。
发现戒指不知道为什么戴在无名指上。

沢田纲吉想揍人。
六道骸:这真不是我的错×

11:50

终于找了个借口开溜。
和狱寺他们约好晚上去并盛神社参拜。
回家。

13:00

睡了午觉起床,发现自己家庭教师回日本了手忙脚乱去接机。
两个人回到沢田宅才发现没有午饭。
无奈下只好去山本家蹭一顿。

15:30

出来买晚饭。
去黑曜找凤梨。
发现巴利安和白兰。
怀疑人生。

16:40

在演变成混战之前把双方冻住成功挽救了黑曜的危楼。
收获泪眼汪汪的库洛姆一只。
“boss,我……”
“别说了,你去我家住一晚上?”
“那……骸大人?”
“那只变态凤梨让他自己想办法。”

19:27

听说没有晚饭后热心来帮忙的六道骸和斯库瓦罗,祈祷自己房子不要毁。
不知道为什么人越来越多。
你们能不要喝酒吗我们还要去参拜……

“kufufufu……”
“voi----!混蛋boss!不要把杯子随便乱扔啊!!!”
“竟敢在十代目家这么嚣张!十代目请放心我马上炸了他们!!”
“嘛嘛~巴利安好歹也是我们的同伴,阿纲都没在意就不要打了狱寺……”
“哦哦!真是极限的有趣!!”
“我真的不喝酒,白兰。不要试图用幻术掩盖,总之,这杯我是坚决不碰的,骸。”
“boss……”
“就算装成库洛姆也没有用!!!立刻给我变回来!!”

00:00

神社。
意外没什么人来参拜,可能因为天气太冷。
回家。
熄灯,睡觉。

新年好。

【我希望明年、后年,一直到永远--我们都能像这样一直在一起。这就是我的愿望。】

04:11

做噩梦,一脸冷汗的醒来。
发现下雪了,招呼大家出去堆雪人。

07:23

回忆以前打雪仗的故事。
一转眼发现已经打起来了。
默默蹲一边去表示回忆什么的都去死吧。
他才不承认这些家伙是他认识的人。

09:30

踏上回意大利的飞机。
发现周围都是认识的人。
祈祷还能活着到达。

11:00

“蓝波大人要吃糖!!”
“这样飞去意大利可能要一天……”
“啊啊这样下去me要饿死了!”
“xixixi~在那之前王子会先送你去死的。”
“吵死了大垃圾!”
“明明是你们巴利安的错!”
“习惯就好飞机总要掉一掉的。”
“辛苦你了库洛姆。”
“没事,boss。”

明明自己最辛苦【一个人拖着二十几朵降落伞赶路】还去安慰(?)别人的苦命boss……

15:30

“多亏了巴吉尔……得救了……”
“下次再这么狼狈就去死一死吧蠢纲。”
“不要在那悠闲的威胁人啊reborn!有本事你来啊!”
“你可是boss啊。”
“嘛嘛~多亏了小鬼我们才能聚在一起过年啊。”
“这倒是……诶!是reborn做的吗?”
“哼,你还差的远呢。新的一年继续努力吧,蠢纲。”

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这里是reborn故意给十代家族的各位放新春假期,由于各人要处理公务是陆续到达的。
沢田家光和沢田奈奈出去旅行之前给纲吉留的纸条大意是‘我要和奈奈去补上错过的时间,这个新年就不陪你过了。照顾好自己。’
众人去参拜之前聚在沢田宅喝酒吃晚饭,最后留宿的只有库洛姆和六道骸。】

结果还是写成流水账了啊orz
存档
2018.2.15